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第215节

  他索性放下书,拿起笔写家书。
  上次在他阿爹的信中得知,阿沅生产的日子在年后,他务必是要赶回去的,只是这一走,要留苏如鹤一个人在这边过年……
  他思虑半天,笔尖的墨汁滴落损毁了信纸,他也始终无法写下具体的归期。
  这一思一想,人就走了神。
  直到小厮在门外喊了句,“公子,下大雪了。”
  聂思然倏然回神,他起身大步往外走,推开门,漫天雪花在黑夜里无声下落,聂思然看着天空,眉头渐渐拧紧。
  “备车。”他朝小厮说了一句,低头便开始换鞋。
  小厮:“啊?公子这大晚上的要出去?”
  “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,我去找他,”聂思然接过小厮手里的大氅,往外走了两步又回头,“算了,马车太慢,你去把马牵来。”
  聂思然骑上马,冒着风雪赶过去。
  他在草棚周围绕了一圈,没有看到人,问附近的住户,说苏如鹤半个时辰前便已经走了。
  聂思然来时并没有碰上苏如鹤的马车,既不是回府,那便是走了另一条道,他策马朝那边疾驰而去。
  一路上又问了几户人家,有一户妇人看见了马车,知道苏如鹤的去向。
  “田中坊住的都是贫民,房屋挨挨挤挤的,又多又乱,这下雪天的估计要出事,我出来倒水时瞧见大人的马车往那边去了。”
  聂思然披着一身雪,俊逸面容难得严肃,“你方才说田中坊下雪天要出事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 “每年冬天,城里会有不少户人家的屋顶被雪压塌,其中田中坊的数量是最多的,那儿的屋子都是早些年官府盖的,偷工减料,没住几年就老出问题,苏大人估计也是怕那边出问题,特地赶过去瞧瞧。”
  聂思然辞别妇人,立即打马赶去田中坊。
  他出门时已经在下雪,等他赶到田中坊,地上的积雪已经厚厚一层。
  “公子,这田中坊太大了,咱们一时半会从何找起?”小厮跟着他一路跑来,呼着热气问道。
  “把马拴在这儿,再燃一个火把,你找东边,我找西边。”聂思然扫向地面,大雪已经覆盖住先前的脚印,他不假思索的说道。
  他们刚才已经在路边看见苏如鹤那辆马车,人却不在车里,眼下时辰太晚,家家户户几乎都已熄灯,他们站在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动静,只能分头行动。
  田中坊里面的房屋紧挨着,仅仅留有一人通行的窄道,还有不少人在自家门口堆放杂物,过道便更加拥挤,聂思然凝眉快速穿梭在巷道里,脚下积雪被他踩着咯吱作响,雪白的衣摆也染上了雪水和污泥。
  他一边迅速跑着,一边留神两边民户家中的动静。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远远地听见有人在叫喊,声音离得太远,微弱杂乱,他听不真切。
  他驻足,屏息听了片刻,待确认了声音方向后,他立即脚步一转朝那边跑去。
  耳边风声飒然,冷风刀子般割在脸上,聂思然手心里冒出汗,不知为何,他眼皮突然剧烈的跳了起来。
  忽然,他听到前面传来‘轰’的一声巨响。
  聂思然脚步突兀一滞。
  “不好啦!房子塌啦!”
  作者有话说:
  再写一章,聂苏番外就结束了,俞深番外可能也就三四章,我腰疼的实在严重,现在一久坐就疼,这本完结后先休息一段时间。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。
  感谢在2023-08-30 16:57:24~2023-09-01 21:24: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  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星&1瓶;
  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  第178章 聂思然x苏如鹤
  大雪猛烈,田中坊哭声震天。
  暴雪下了一夜,到第二日也不见消停。
  “快来,这边废墟下有动静!”
  “拿两把铁锹来!再来一拨人手,还有热水,快!”
  “还有多少人被埋在底下?”
  “基本上都救出来了,从名单上看还差四个人。”
  “这边有人,快来帮忙。”
  “来了!”
  挪动木瓦砖砾的嘈杂声伴着叫喊哭闹挤在一块儿,吵得人脑袋发晕,更遑论现场乱石倒木塌的到处都是,混着雨雪污泥无从下脚。
  “公子,公子您歇会儿吧。”小厮连滚带爬地跑过来,一身尘土雪水,哭着跪在地上,“您已经一夜未歇,滴水未尽,这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,这边有府衙侍卫和百姓帮忙,公子您就歇歇吧。”
  聂思然置若罔闻,他双手沾满雪污,弯腰搬开面前一块倒塌的木板,木板上有不起眼的钉子,将他手心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,他好似察觉不到痛楚,任由鲜血从修长指节滴下,又去挪别的砖瓦。
  “公子!”小厮是聂家家生子,跟着聂思然多年,几时见过他家公子这么狼狈,当下急的眼睛都红了。
  聂思然低头四处翻寻,他一夜未说话,这一开口嗓子便哑了,“巡城营那边的人手抽调过来了吗?”
  “回公子,来了,刘大人正忙着安排呢。”
  聂思然:“好,你去南边瞧瞧,有消息了过来告诉我。”
  小厮急的冷天直冒汗,都快哭了,“公子,您心疼心疼自个儿吧,苏大人福大命大,说不定并没有被压在底下,您这找了一夜衣裳湿透,手也在流血,还是先回去洗洗换身衣裳,小的再给您伤口包扎一下。”
  “快去。”聂思然面色沉下去。
  “找到苏大人了!”远处一声高喊,人群顿时躁动,不少人扛着锄头和铁锹跑过去。
  聂思然拨开众人,清俊面容沾了泥点,目光如炬,“人在哪儿?”
  “聂公子,就在这儿,”一名士兵手指着脚下,兴奋不已,“刚才救出的那男人说了,昨夜他看见苏大人进了这家,本来他也要去帮忙的,转身拿东西的功夫屋子就塌了,他确定苏大人就在下面。”
  聂思然眼里有了亮色,他不再犹豫,半跪下去开始刨土刨石头,众人见他双手血淋淋的,都吓了一跳,“哎呦,聂公子您都受伤了,快去处理伤口吧,咱们会救出苏大人的。”
  “一点小伤不碍事,再不快点将人救出来,人都要冻坏了。”聂思然下颌绷着,手里加快了速度。
  其他人也纷纷拿起工具开始帮忙清理。
  积雪太厚,砖石和横梁被一块块的挪走,终于,砖块堆垒处出现一方窄洞。
  “苏如鹤?”洞口很黑,看不见里面的情况,聂思然跪在地上,弯着腰朝里面喊了两声。
  无人回应。
  聂思然心神凛住,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他喊道:“再叫些人手过来,继续挖!”
  有人阻止道:“聂公子,不行啊,这些砖块底下有横梁,只能把这片儿砖石全部都清理干净才能继续,若是贸然只挪开这一小块地方的砖石,那边很容易承受不住再次塌陷。”
  聂思然眼里有了血丝,他盯着那人,“要多久?”
  那人迟疑着,估算了一下,说道:“约莫需要两个时辰。”
  “不行。”聂思然一口回绝。
  苏如鹤等不了两个时辰。
  他盯着那个洞口,黑黢黢的,像是要把人吞没,运筹帷幄心有妙算的聂大公子,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。
  风夹着雪花吹过来,骤然惊醒了他,后背竟不知不觉间出了一层冷汗。
  他站起身,高大身躯微晃了下,很快又稳住,“找三五个粗壮汉子,将洞口撬大些。”
  “聂公子要做什么?”巡城营将军问道。
  聂思然脱掉外袍,“将军派人清理砖石,现在天寒地冻,下面情况不可知,救苏大人也刻不容缓。”
  四个大汉合力将洞口的一根巨木移开几寸,他们收着力,怕挪太多导致砖块滑落,引起二次坍塌。
  ?
  等到洞口能容纳一人进出时,聂思然毫不犹豫的伸入一条腿。
  “聂公子!”周围都是惊呼声,他们到聂思然竟要亲自下去找人。
  守城将领吓得胆都要裂开,眼下苏大人生死未卜,若是这位邺京来的世家公子再出了事……他们可就完了呀。
  “您千万不能下去,这里随时有塌方的危险,还是让我们来吧。”
  可他们还是没能劝住这位年轻的郎君,聂思然的小厮哭着将纱布药物递给他,还将大氅也塞了进去。
  聂思然进去后,视线彻底黑暗,底下阴冷潮湿,狭窄逼仄,他弓着身,摸索着往里走。
  “苏如鹤?”他又喊了一遍,依旧是没有回应。
  这里湿气太重,火折子根本无法点燃,他神色担忧,周围伸手不见五指,他强压下心中情绪,继续开口喊苏如鹤的名字。
  里面空间并不大,横七竖八的砖石和梁木让他的行动大大受阻,突然,他脚下踩到一块活动的石头,后退时不慎撞上一块木板。
  “唔……”
  黑暗里传出一声微弱的痛呼。
  聂思然呼吸凝滞片刻,他猛地转过身,循着方才听到的声音摸过去。
  “苏如鹤?如鹤?”他用手去拨砖块,黑暗里,一只冰冷的手伸过来,轻轻碰到了他的手背。
  聂思然几乎是没有思考,反手握住那只手,用力抓紧。
  “如鹤?”他盯着面前的黑暗,声音放的很轻很柔。
  “这里危险……出去……”苏如鹤意识迷离,声音如同风沙碾过,若非木板压住他受伤的肩膀,他此刻还在昏迷。
  聂思然握着他不放,另一只手从包裹里拿出水囊,他小心地将水囊喂到苏如鹤唇边,“来,喝点水。”
  “哪里受了伤?”黑暗中,聂思然轻手轻脚地挪到他身边,想要碰碰他又怕触及伤口,鼻尖有血腥气飘来,浓烈到冲击着他的神经。
  苏如鹤脑袋晕沉,过了半晌意识渐渐恢复了些,气若游丝,“胳膊断了。”
  苏如鹤的手太凉,潮湿阴冷的天气加上失血过多,他几乎全身都没了知觉。
  聂思然用大氅裹住他,他面色凝重,将金疮药的药粉倒在苏如鹤右臂上,又让苏如鹤靠着他肩膀,自己摸索苏如鹤的腿,结果摸到的全是碎石泥块。
  苏如鹤的腿被埋在了底下,半个身子被压住,根本没办法出去。
  “再坚持一会儿,”聂思然又给他喂了半块馍补充体力,声音好似能安定人心,透着沉稳的力量,“别怕,等他们清理完上面的砖块,咱们就能出去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